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搜视 > 主持人 > 李钰

衢州之行

2014年05月14日

“未老莫还乡,还乡须断肠”。

我俨然把这次五一衢州之行当成了一次还乡之旅。衢州并非故乡,我在那里生活不过五年左右,实不算长。但是我每每和别人提起对衢州的向往时,总是自然而然地说“我要回衢州”,而不是“我要去衢州”。一字之差,却见思故之情绝非可用时间长短来衡量的。于是,这次的归去,不是还乡,却有情怯。

五月的衢州已颇有夏意,比南京来得暖湿。这里到处种着香樟、橘树、栀子、含笑,都是香气馥郁的植物,加之已经或将要进入花期,因而空气中蒸腾着香热沁人的草木味——这是我如此熟悉的。一个城市里空气的味道会给你留下最初的印象,也会成为你最终的留恋。 

 

 

机 场

下了火车,稍作安顿,直扑机场。这里曾是我五年生活的全部重心,如今我却得苦苦徘徊在它的门口。大门上一颗高悬的红色五角星庄重亲切,卫兵却严谨生硬,我等生人靠近半步便被盘问。好容易找了人进去,眼前依然是部队才有的大片大片绿色,可我在这绿色中却找不着北了。

我家的楼房呢?游泳池呢?小公园呢?操场上的滚轮悬梯呢?我分明清晰地记得它们的位置,甚至鸡圈的门、菜地的分割是哪家挨着哪家!可现在像在一夜之间,我熟悉的一砖一瓦一草一木都蒸发地遍地无踪,我陷入了绿色的眩晕。

走了一会,眼前一座亭子,寂寂地立在一片水面上。我忽然从眩晕中醒来!这里就是离我家不远的小公园!我努力地把眼前的场景和十六年来一直刻在脑中的画面一一对应起来。小亭子是我此时唯一的地标,亭子正对面是游泳池,侧面是大操场,沿着水面可以走到我家的楼房,还有春天挖马兰头的坡地……

我恢复了方位感,却恢复不了当年的图景。住宅楼、鸡圈、菜地早已烟消云散,只剩下几条曾被自行车碾压的小土路。我恨不能扒开地面,哪怕能找到一根搭鸡圈用的木条都是满足的。而眼前只是一片绿油油的草地,在五月的暖阳中招摇,像是它们已在这里生长了百年,而我,不过是个多情的过客。

时间虽然抹平了太多,但还没有残忍到“赶尽杀绝”。我继续走着,在隐约的方位感中找到了以前放学回家必经的一幢办公楼。这原是一幢民国风格的两层楼,青灰色的墙砖,红漆的木地板,夏天进来一阵阴凉。但现在的它已被粉饰一新,砖色、地板全无痕迹。过去,我从来不认得里面的大人,只知道他们是部队的文职人员,天天从他们中间穿来穿去自在得很。而今天,里面的人提防地打量着我,严肃地问我来干吗的,我糊弄着过去了,连包里的照相机也不敢拿出来,生怕一不小心被他们逮了去。

穿过办公楼,我又发现了一处“遗迹”——一个曾经爬满葡萄藤的院子。小时候爱吃葡萄干,以为把新鲜葡萄晒干了就能吃,于是放学路上从院子里猛偷葡萄往家跑。把葡萄往窗台上一搁晒去了,晒是晒干了,可就是一颗不能吃。如今这里的孩子不会再做这样的傻事了吧。

出了院子,依然满目过往。快要被填平的防空洞是我们不敢独行却非要来探险的地方,清幽的小树林是我们利用手电筒找萤火虫的地方,横跨小池塘的水泥板是我们晒死蝌蚪的地方——这是我小时候最不人道的恶行。

(右边弯曲的便是防空洞,已被填埋,小路是天天走的,早已重新铺砌)

往事历历,不长的距离,走走停停。如今这些草木这些人对我已是别样生疏,但我却欣然地告诉自己——我走在回家的路上呢。

  • 来源:南京网络电视台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石显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