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搜视 > 主持人 > 李钰

私房货——我爱首饰

2014年05月14日

我喜欢首饰化妆品等一切可以用来打扮的东西,不过决不是奢侈品的拥趸,我从不问津也消受不起卡地亚的珠宝LV的包,就连倩碧兰蔻也绝少进我的门,性价比高的东西才更让人有种淘宝的乐趣。今天打开我的小小箱箧,展示一下我那些并不昂贵的宝贝疙瘩。

我对首饰和化妆品的喜爱要追溯到小时侯。六岁,我毅然决然地让外婆请人为我扎耳朵眼。那时的扎法还是老式的,先用绿豆把耳垂碾薄,再把穿好线的缝衣针往热油里过一下,消毒外加润滑,接下来就一针扎下去。当时虽然也害怕,但对耳环的向往让这点恐惧显得微不足道,如今我一直在享受着这两针给我带来的巨大好处呢。

(我拥有的最多的饰品就是耳环了,不用花费太多还可以常换常新。这是一对合金兰花花耳钉,有点青花的味道,又更现代些。)

同样在五六岁,我拥有了第一样化妆品——“万紫千红”牌口红。大红的塑料壳,鲜红的芯子,成全了我对美丽的所有想象。不过在塑料项链还是奢侈品的年纪,我的细软实在有限得很,所以只能自制项链一条。看到一颗嵌有红色珠子的纽扣,自觉很漂亮,就找来一根白色缝衣线穿上纽扣,比照着自己的脖子系上就成了一条项链了,有照为证。

(这是金陵饭店37层旋宫刚开业时去拍的,好像是85年吧。口红描眉胭脂美人痣我一样不落,打扮得像大户人家的小丫鬟,脖子上那条短些的项链就是我用棉线和纽扣自制的。)

(在莱迪花了40块钱买的这对,是我使用频率最高、性价比最高的一副耳环。小珠珠材质普通,但效果很是婉约,虽不甚张扬,也叫人不能忽略。)

工作后有了工资,我终于可以在条件许可的范围内给自己置办些家当了。对金饰的喜欢源于我娘的影响,那个年纪的人总以金饰为奇货,恨不得传给子孙万代。长期耳濡目染也让我喜欢上黄金的质感,那种华丽和沉甸甸。至于有人说黄金俗气,我想不过是款式和重量的缘故,饰品的点缀作用在于点到即止,把握不好分寸啥东西戴得都俗气。听我娘说过去的老金子微微泛红才是好货(正所谓赤金),现在提纯工艺好了,反倒呈现出一片明晃晃的亮黄,不如过去,可见金与金也不相同。

(一枚周大福的金戒指。我是周大福的拥趸,它家的东西比其他牌子略贵些,但款式工艺的确很不错,可以挑些总价不高但款式特别的,还是值得拥有的。)

结婚前开始留意到钻石。在我看来,在所有珠宝中钻石是最关乎金钱而最不关乎品位和质感的东西,虽然那种光芒的确特别。黄金可以打造出无穷的花样,或华丽或朴拙,玉器更是无一相同各具千秋,或端方高贵或灵巧别致,而钻石缺少变化和个性,肉眼看来不过大小有别,再做变化也只是镶嵌材料的变化。我也为此有所花费,为的是看它在射灯下熠熠的光芒,不过没有个性的饰品还是难以真正让人寄托感情。

(外行人买玉器最没底,偶得一件,不算多好但自己喜欢。我的拍照技术和设备还不够,实物比这更好看些。玉质还算通透水润,飘蓝花。玉色虽以翠绿为最佳,但鲜翠欲滴的感觉太娇贵太张扬,我还是更喜欢低调些的蓝绿色。这就是玉器的好处,不在于最好,而在于最顺眼。钻石就不同,只有一个标准,就是越闪亮越好,看过大的闪的,其他的再不能入法眼。)

(一对蝴蝶银耳环。如今银饰很流行,但我不特别钟爱,银虽有古朴之意但多数不够精致,氧化变形更不好看。不过这对我却一直收藏着,我对蝴蝶造型的东西有种偏爱,包括蝴蝶结。)

虽然钟爱首饰这些小玩意儿,但我决不是每天必得打扮得一丝不苟珠光宝气才出门的那类人。虽然喜欢精致的东西,但遇上一个精致考究的人反倒觉得很隔膜。我的想法是如果天天打扮得很考究,就算是仙女也会很快看厌的,日常粗疏些也无妨,偶尔打扮一次还能叫旁人惊艳一下,何况精致与否也不全在装扮。

  • 来源:南京网络电视台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石显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