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搜视 > 主持人 > 老吴

童年玩物

2014年05月15日

外孙女儿天意已经一岁半了,很想给她买些玩具。正好女儿出差回国,我说,给宝宝带几件玩具吧。

女儿说,天意特别喜欢画画,抓起笔,就胡乱涂鸦,要买,就买个小画板吧。

陪女儿到超市,在玩具柜台随便选了一只小画板,上面还有两排算盘珠子,哗啦啦一摇,很有意思。女儿说,就是它吧,就是它,天意一定喜欢!

我叹口气说,现在娃娃也叫可怜,想想我们小时候,虽然没钱买这些画板呀、小汽车呀,但我们的童年玩具比你们多。女娃都会找块碎布头,自己缝小布娃娃;男娃头就撒尿和泥巴,自己做枪,搭城堡,趴在地上泥猴子似的,玩得可开心啦!

一句话启发了女儿,她又拿了一袋花花绿绿的塑料玩具,锅碗瓢盆,还有小刀小铲子。“天意特别喜欢玩水,小勺小铲子的,给她玩去!”小妈妈说。

我说,你们院子里就一个游泳池,水泥瓷砖,冷冰冰硬邦邦的,小勺小铲的怎么挖,怎么玩?

“没关系,”女儿说,“星期天,我可以带她去圣淘沙,在沙滩上玩!”

立马想起我的小时候,每到星期天,都会去白鹭洲玩。那时白鹭洲还不收门票,城墙根前一大片菜地,绿油油的青菜顺着斑驳的古城墙缓缓漫向湖边,与湖边的芦苇无缝对接,芦苇凄凄,芦花飞雪。每天下午放学,我都会到白鹭洲的城墙根,看农夫作田,一看就呆呆地看上半天。农夫挑着担子咿呀来到田头,粪勺叮咚在桶里搅上一觉,搅匀了,满满舀上一勺,端起轻轻一旋,扯出均匀的一片水幕,罩在绿油油的菜上。夕阳下,那片水幕金光闪闪,煞是好看。后来我去农村,在田里干活时,老想这个场面,也学着泼水,但怎么泼,也泼不匀,不是泼作一线,便是洒作万点,想均匀扯出一片水幕来,难。所以我后来无论在哪儿工作,我都深深明白这个道理,360行,行行出状元,千万莫小看了工人和农民。

白鹭洲除了中心一大片湖水,还有许多零星的小池塘,淤泥壅塞,草长莺飞,远看,几乎看不见水。就这些壅塞的小塘里,孕育着我童年的欢快。春天的早晨,我会偷偷拿起奶奶每天早晨买菜的菜篮子,拎一只罐头瓶,来到白鹭洲的小池塘边。荒草掩映的小池塘里,生趣盎然。池边蠕动着一团团黑色的小蝌蚪,伸手用罐头瓶一舀,就能舀到好多条。别小看了这些小家伙,圆头圆脑的,好像没什么意识。实际上,它们的自我保护能力很强。罐头瓶第一次下去,能舀到许多。你要贪心,再下去捞,恐怕就捞不到了——小家伙们摇头摆尾,全钻进泥里,水草里,星流云散……不要紧,罐头瓶里蝌蚪只是垫底的,还有更好的“内容”可以填充。找一根长长的绳,拴在篮把上,然后奋力一扔,将菜篮扔进池塘中间。先别急着拉,看着菜篮晃晃悠悠沉入水底,便拉绳子,将菜篮顺着塘底拉上岸

哇,拨开篮子上面杂乱的水草,篮底活跃跃有银色的白点跳动,那就是小鱼,春阳下刚刚孵出的小鱼。赶紧将它们一条条放进罐头瓶里。再在水草里翻找,运气好的时候,还可以找到米粒大的小螃蟹,细长的小虾。又一次,我居然捞上来一只指甲盖大的小乌龟。这只小龟太可爱了,圆头圆脑的,捞出来放掌心里,一碰它脑袋,立马缩进去,一动不动。往水里一放,立刻又欢快地游起来。回家后,我将它单独留在罐头瓶里,有一点儿优待它、住单间的意思。看它上上下下在水中游。游累了,不动了,轻轻一碰罐头瓶,立马又欢快地游起来……可惜,养了一天,第二天它就死了。我哭着问大人,它是怎么死的?大人说,它是淹死的。我说,怎么可能,乌龟不就是生活在水里的么!大人说,乌龟是两栖动物,需要呼吸。在池塘里,它可以经常趴在岸上休息,或者歇在水草上喘口气。你这个罐头瓶,四壁光滑,它扒不住,所以就淹死了……

后来我去小池塘捞过许多次,总想再捞上一只小龟,这次我一定好好待它,找一个浅浅的盆,放几根水草,想上岸就上岸,想钻水草,就钻水草,我再也不虐待你了。可惜,我后来去捞过许多次,再也没有捞到过乌龟。再后来,小池塘也壅塞了,被人填了,冰冷的水泥封作广场,也封死了我童年的记忆。这些年,我家阳台上始终养着几只龟,最老的一只,已经跟我十多年了,搬过几次家,我都舍不得扔掉——或许,我是想留住一丝童年的记忆吧。

  • 来源:老吴博客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