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搜视 > 主持人 > 老吴

老吴语录

2014年05月15日

我是半路出家当的记者,又半路出家做了主持人,在两个不是我专业的专业里,我都取得不小成绩:起码,在新闻行当里我十几年前就取得了副高职称;在主持人这个行当,现在也拥有不少粉丝了。

想想这一生,我们几乎是在绑架中走过:儿时纯洁的理想被琐碎的柴米油盐绑架,漫溢的感情被僵死的婚姻绑架,原则和道德被人情和交易绑架,犀利的批评报道被铜臭熏天的广告绑架——人的一生,哪天不是在道德良心的底线和世俗利益的挣扎中度过?

先贤的沉着,前辈的苦难,常能抽丝剥茧似的,一点点消弭我内心的苦痛;观众的热忱、网友的鼓励,更使我觉得,我不是活在一个自私的“小我”里,我还有许多社会责任,还有许多应该我去做的,必须打肿了脸儿去完成。

人其实不仅有两面性,还有三面性、四面性,比如我有大义凌然、乐于助人的一面,其实还有自私自利、妒贤忌能的一面.....所以我们不能被自己装扮的外相所蒙蔽,我们须时时审视自己的内心,且从道德层面上,时时鞭挞自己,决不宽恕自己,才能稍稍像个真人!

明知有麻烦,为何还要写?这是因为我在上电视前就表过态,作为现行体制下的一个新闻从业人员,我坚持真话可以不说(因为有时不让你说),但假话绝不能说。关于老城南的拆迁问题,我在我的节目中已经说过许多回,和市领导意见并不一致,这并不奇怪,这是我个人的态度,也是我这档脱口秀个性节目的特色之一,你叫我怎么改?

因为经常检查,还会扣奖金,分管领导不愿做冤大头,开始删我稿子,越删越多,越删越惨不忍睹了。我理解他们的苦衷,所以从去年起,已经不看自己的节目了——不敢看,看了会生气。但这很不合我性格。过去我无论给哪家投稿,我最恨人家不尊重我,随便删我稿件,甚至自作主张,将我的意思改变。

几天如诗如画的行程,虽然只是走马观花,印象也是浮光掠影,但心底还是有许多思考的。我在思考一个制度问题:从小根深蒂固受到的教育是,土地公有制要优于私有制。可从我这些年出国看到的浅显表象,似乎未必。就以此行来说,我们南京成天高喊建设国际化大都市(国内许多城市都在喊),巴黎算不算国际化大都市?如果算的话,人家的街道格局和主要建筑,至今仍是100多年前拿破伦三世留下来的,动也未动。人家这些年也在建设,人家的街道并没有南京宽阔,但人家并不像我们那样拥堵,人家更没有成天挖了盖,盖了挖!

曾经十分佩服让.雅克.卢梭的坦白,所以在写《听老吴韶韶》时,我引用了他的一句名言:“我要把一个人的真实面目赤裸裸地揭示在世人面前——这个人就是我。”然后宣誓似地写下我的座右铭:“真话可以不说(因为有时不让说),但假话绝不能说。”以为自己就是个坦荡君子了。实际上,真话不说出来,本身就是虚伪,就是造假!深夜扪心,想想一生干过的事情,有多少敢坦白于世?

  • 来源:南京网络电视台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吴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