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广播电视台!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热点专题 > 种下紫金草永不忘却 > 永不忘却

城殇11:夏淑琴的控诉

2014年12月04日

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期间,我三十万同胞被杀害。一些国际友人出于正义和良知记录下那些片段。文字或镜头成为铁证,那些幸存者的伤痛永远难以弥合。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说:当时我的家就住在中华东门新路口5号,那时候日本兵来,我一家9个人三代人,一会儿功夫给他杀死7个。

这位老人名叫夏淑琴,她讲述的是1937年12月13日上午日军进入南京城后,他们一家和邻居的遭遇。

这是约翰?马吉牧师所拍摄的4号影片第九组镜头的片段,是夏淑琴家人被杀半个月之后在她家拍摄的。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说:冲得门响得不得了,后来我爸爸去开门,一开门的时候看到日本人非常害怕,还不是一个两个日本兵,有二三十个日本兵。我父亲开个门掉脸想跑,就没跑掉。当时就让他打死,趴在地上。邻家的一个伯伯也是这样的,他跟我们是住在一起的,他看我爸爸开门他也开,他不知道什么事情,后来的时候看到我父亲一开门,一冲进来那么多日本兵,他吓得他也想跑,跑不及了,他就死在二进的堂屋里头。

12月13日上午,这个院内的房主哈先生一家和夏淑琴一家总共14口人被杀了12口。夏淑琴的母亲和她两个16岁、14岁的姐姐,被日本兵强奸后杀死。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说:我公公、婆婆就坐在床边,我公公、婆婆不肯让,日本兵就在拽不动,两个人拽着不肯让,后来就一边打死一个,一边死在这边,一边死在那边,脑浆溅的到处都是,一哆(坨)一哆(坨)的。后来(日本兵)拖得我姐姐就摆在我家婆婆的桌子上,因为这个床靠着桌子,没有好(多)远,(日本兵)他就拖着摆到桌子上面。就给她扒衣裳。当时这边我二姐就叫,日本鬼子就按着我二姐在床上。可是我们一起喊叫。当时在那个喊叫当中,连我都被戳了三刀,这一刀,这块一刀,后头还有一刀。连戳三刀,(疼的)后来我也不知道了,当时我还有一个四岁的妹妹,就挤在被子里头没给他(日本兵)发现。

身重三刀的夏淑琴晕了过去,但她侥幸地和4岁的妹妹活了下来。

南京大屠杀幸存者 夏淑琴说:后来醒过来的时候我浑身都疼死了。再一看,我大姐身上都没有衣裳了,就睡在桌子上面。二姐的衣裳全部撕开了,在这个床上挂着个腿在这里。

1947年,南京国民政府审判战犯军事法庭以判决书的形式确认了发生在夏家的惨案,夏淑琴成为日本侵略军南京大屠杀的历史见证人。

本集编导:戴鲁宁 万小菡

  • 来源:南京广播电视台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张荣

你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