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网络电视台!

反腐不妨从严查户籍开始

2013年07月17日

“‘房叔’‘房婶’‘房妹’都弱爆了,‘房祖宗’出现了!”日前,网友们在微博上疯狂热议“房祖宗”,他是济南市历城区原公安分局局长程绍春,据网友所说,他拥有的不是十几套房,而是16栋楼! 

“房妹”未远,“房姐”又至,如今又来了个“房祖宗”,而他们的共同特点是:拥有“双户口”。“双户口”成了一些官员转移视线、藏匿财产的惯用伎俩,同时捆绑在户籍上的诸多公共福利也让他们成为了特权公民。“房字辈”事件暴露出了户籍管理制度诸多漏洞,背后隐藏的是更多的腐败。 

“房祖宗”们究竟有多少户口? 

陕西“房姐”共有4个户口,房产总价达10亿 

近日,有关陕西榆林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榆林市人大代表龚爱爱在北京持有20余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人民币一事,成为社会关注热点,龚爱爱被网友冠以“房姐”之名。同时“房姐”所拥有的“多户口”一事也引发舆论哗然,质疑声不断。有媒体曝出,陕西神木县“房姐”共有4个户口,其中有3个户口户籍所在地为陕西省神木县。 

涉案官员及其亲属拥有“双户口”现象屡见不鲜 

“一个户口在上海市松江区的90后女孩,在郑州一个经济适用房小区拥有11套经适房房产”,微博上的爆料引起社会再一次哗然。记者调查后发现,“房妹”父亲是郑州市二七区房管局原局长翟振锋、一家4口都是双户口,全家拥有29套房产。翟振锋目前已被刑事拘留。 

1月16日,原安徽省凤阳县公安局局长陶勇受贿、伪造居民身份证一案,在法院开庭审理。除了收受回扣和受贿,身为局长的陶勇竟然利用职权为自己伪造身份证,以方便“拿回扣”和隐匿财产。 

早年被查出的贪官胡长清也存在假身份;去年广东汕尾市“最牛烟草局长”,同时在汕尾和深圳拥有两个户口和身份证…… 

“双户口”下的特权公民 

“双户口”为官员违法乱纪提供方便 

一些官员和领导拥有双重身份早已不是什么新鲜事,而是转移视线、藏匿财产的惯用伎俩。这种伎俩无疑给日益加剧的反腐工作提供了严峻的挑战,增大了反腐的难度,也给国人寄予厚望的反腐利器“财产公示制度”予以严重的打击。比如,如果一个官员之家有四口人,办理双户口之后,其余4个就成了隐匿财产的黑洞。在官员公开的身份下,只需注册合理的财产,可以随时公开而毫无顾忌,如此,则财产公开对于他们来说毫无意义。 

太多公共福利附加在户籍上 

把钱藏起来后,贪官最在意的就是如何把钱变得更多了。贪腐所得的大量现金如果长期持有肯定会随着通胀而逐渐贬值。相比之下,核心城市的房子显然就是可以抗通胀的硬通货。而由于之前一系列的限购政策的出台,在不少城市买房已经成为了本地户口居民的一种特权。所以贪官们要想买房炒房,就必须先入户,包括北京、上海在内的一些城市,只有拥有了该市的户口才能够资格购买房产。

户籍制度本来是一种按住户登记的人口管理制度,但我国的户籍制度被附加了过多的权利,演变成与户口性质和登记地相挂钩的权利界定和利益分配制度。据调查,目前与户籍挂钩的个人权利有20多项,除了购买房产外,还涉及政治权利、就业权利、教育权利、社会保障、计划生育等各个方面,其他还包括义务兵退役安置政策和标准、交通事故人身损害赔偿等。 

在买房、贷款、交税、计生、社会福利等方面享受“双公民”待遇,这也是诸多涉案官员拥有“双户口”的原因之一。 

假户口成为房产庇护所 

“房姐”事件中,陕西榆林神木县农村商业银行副行长、榆林市人大代表龚爱爱在北京持有20余套房产,总价值近10亿元人民币。据媒体报道,“房姐”共有4个户口,其中有3个户口户籍所在地为陕西省神木县,1个为北京户口。 

“房妹”一家四口均持双户口,“房妹”翟家慧本人的一个户口在上海市松江区,一个户口在河南省项城市。“房妹”之父翟振峰、之母李淑萍和之弟翟政宏,除了郑州市二七区的户口外,也皆把“第二户口”落在项城。 

最新曝光出“房媳”——山西运城市纪委干部张彦,同样具有山西和北京的两个户口,其身为前运城财政局局长的公公在各地拥有十余处房产。 

可见,“一人多户”之于贪官的重要作用不言而喻,通过权力寻租和彼此庇护,只需通过关系创造一个或几个虚假的户口,就可以将来源不明的财产隐匿起来而难以被发现,这比一般的“洗钱”手段都要直接方便。而将来,即便官员财产申报公示制度能够推出,只要官员多户口的制度漏洞不封堵,财产公示的监督作用也将轻松被否定。

质疑:房产信息联网能管得住? 

去年上半年,住建部要求全国40个城市在2012年6月30日之前,实现个人住房信息联网。这一联网要求,被视为揪查“房叔”“房婶”的利器。不过,时至今日这一联网工程进展渺茫。南京市住房保障和房产局相关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南京目前已经具备个人住房信息联网条件,只不过在具体实施上,还在等待上级部门的意见。“南京的个人购房信息,都记录在我们的系统里。”他说,从技术层面来讲,在房产局的个人住房信息系统里,可以清楚地看到个人以及直系亲属的购房情况。南京的公务员房产拥有情况,也可以在该系统中轻松查询。不过,正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房叔房姐房祖宗们的多户口购房,即便是房产信息联网恐怕也是很难对其实施管理。 

“房字辈”事件暴露户籍管理制度重大漏洞 

这些新近的事实与我国究竟有多少人口的关联度又在哪里呢?“房姐妹”在我国的户籍登记簿上,都不是孤零零的一个人,或者说,她们明明只是一个人,在户籍簿上却标明是不同的两个人,她们有两个身份证号码或更多。按道理,这是只有孙悟空才驾驭得了的“分身术”,《西游记》里,大圣拔把毫毛,放在嘴里嚼碎,一吹,就能变化出无数个跟自己一样的猴子,或搬运,或作战。“房姐妹”是人嘛,自然要稍逊一筹,不过,即便只是“一变二”吧,在人间也是极度惊人了,那可不是拔把毫毛的轻巧事情,一定隐藏着我们难以想象的腐败。

在实行微机管理后至联网之前,历史遗留问题给户籍管理造成了很大的混乱。乡镇成立派出所之前户口均由乡(镇)政府办公室代为管理。当时,户口登记仅凭申报人口头申报,户籍档案只是乡镇移交的旧式常住人口登记表,其大量人口信息随意涂改,造成户口信息不真实,一旦有误,群众要求变更时,却因无相关依据而得不到更正。20世纪90年代初期出台的购买小城镇户口政策,引发出空挂户问题,直接影响到“以户管人”的户籍管理模式。 

2005年实行联网管理后,民众在迁入地派出所落户后,迁出地派出所因操作失误、单机办公或微机、网络故障等原因导致人口信息并没有办理迁出,出现多重户口的现象。另外,实行联网管理后出现补录户口业务。民众申请户口补录时,有些可能已在其他地方有户口,或者有些原来本身就有多重户口,因种种原因只保留了一个户口,但出于某种目的,会提供相关手续,要求公安机关补录。因跨省或跨县,使得公安机关根本无法进行有效把关,导致出现多重户口。 

抓腐败不妨先抓户籍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户口登记条例》,一个公民只能在一个地方登记为常住人口。因此,“双户口”的存在,是违法的,一旦发现,公安机关应当注销其一。而一些涉案官员及其亲属的“双户口”,显然是人为造成的,背后隐藏的是“户籍腐败”。根据公安部的《办理户口、居民身份证工作规范》,公安机关办理入户和签发身份证件,手续是相当严格的,而且人口管理已实现全国联网,普通人想弄虚作假几无可能。一些人之所以能办成,是因为公安机关出了“内鬼”,有人知法犯法,为这些人指点门路、打通关节。 

由于缺乏对于户籍的监管,给基层部门留下了权利寻租的空间。派出所所长伪造身份证,是手到擒来,而类似这种监守自盗的做法常有耳闻。假如不是因为房产过多、受贿被举报,这些假户口或许仍然会光明正大地继续存在。 

本月中旬,公安部长称将推进户籍制度改革,也许多少让人看到破冰希望。房叔房姐利用户籍蝇营狗苟暴露了现行户籍制度的缺陷,促进社会和谐,消除户籍带来的不公是重要一环。一张户籍卡,不应成为人们生活的障碍,更不应成为区隔你我的标志。既然“双户口”能成为官员贪腐的得力掩护,那么纪检部门不妨把摸查官员的户籍情况作为反腐的内容。 

  • 来源:南京电视新闻网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