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网络电视台!

专家建议南京老门东改造不要破坏纯正老南京味道

2013年08月21日

璀璨的灯彩,古朴的建筑,借着今年秦淮灯会,“老门东”一夜间家喻户晓,赚足了眼球。今天,灯彩撤展,按照规划,这里通过招商将打造成旅游商业街,“五一”亮相。“老门东”历史街区接下来还会这么热闹繁华吗?昨天,中国民俗学会常务理事、南京大学历史系教授徐艺乙表示,关键在于突出南京特色,可以借鉴台湾剥皮寮经验,重现旧时市井生活,打出“怀旧牌”。

门东将成老城南历史街区 

老门东是南京老城南地区的古地名,位于南京夫子庙箍桶巷南侧一带。老门东保护区东到江宁路,西到中华门城堡段的内秦淮河,北到马道街,南到明城墙。政府规划中的“老门东”未来是什么模样?扬子晚报记者获悉,秦淮区将按照“整体保护、有机更新”的原则,加快建设历史文化街区,精心谋划运营管理,塑造既有传统风貌,又具现代活力的老城南历史街区。

建成城南记忆馆、金陵美术馆和南京书画院并对外开放,引进文化创意机构。力争于5月1日开门迎客。届时,市民就可以到那里去寻找青砖灰瓦马头墙的老城南印象,也可在那里喝喝咖啡,泡泡茶馆,寻找老南京的记忆。

专家:学台北剥皮寮,重现旧时市井生活 

徐艺乙说,许多城市都在打造历史文化街区,关键在特色,遗憾的是,很多街区管理者只是在复制,没新意,导致门庭冷落,资金打水漂。“我最担心老门东打造着打造着最后成了餐饮一条街,以冷清收场。”

“台北剥皮寮(liáo)可以称得上是成功样板。”徐艺乙介绍道,台湾政府投入了大笔资金,将一部分居民迁出去的同时,保留了一部分原住民,对老房屋修缮,留下来的居民生活继续,其实也就保住了珍贵的“老台北记忆”。

走在剥皮寮,当年市民生活的场景恍然若现。一家家老字号餐饮店、理发店、私塾、照相馆和米铺,让当地居民难忘,让游客一窥台北的“古早味”。老民居面向游客开放,可以楼上楼下地溜达、拍照。徐艺乙感慨,尽管剥皮寮比台湾其他地区老街的华丽逊色许多,规模上也差了许多,但因为这里记录了台北最早的发展,意义不凡,成就了它的特色。因此,对于“老门东”将原住民全部迁出的做法,他很不认同,认为破坏了纯正“老南京味道”,“将这里变成了上班的地方,没人居住,丢掉了市井生活气息,而这正应是特色所在。”

徐艺乙建议道,正如“了解最早台北的繁华从剥皮寮老街开始”,眼下“老门东”可以尝试打出“老城南印象”作为特色,让民俗味散布在老门东的街巷之间。“门东”展示给人们的应该是以老行当、老玩意儿、老民俗为代表的南京文化元素,具体来说,可以引入南京白局、秦淮花灯、南京老字号小吃、剪纸,濒临失传的南京绒花、吊吊戏(木偶剧)等。形式上,除了静止的博物馆展示外,更应注重互动体验感受,经常举办有趣活动,比如让游客和市民过一天老城南人的生活,对老南京是重拾儿时记忆,对游客则是感受老南京风情。

市民希望名人故居早开放 

昨天下午3点,记者来到“老门东”,这里观灯人流很少,不少摄影爱好者赶来拍下灯展最后的倩影。对“老门东”的未来有何期许?记者随机采访了一些游客。

“这么些年只知道老城南有夫子庙,不曾知还有个‘老门东’。”新南京市民张女士点评道,整体规划布局和灯展设计真不错,希望能开辟南京老字号小吃一条街,比如鸭血粉丝汤、蒋友记牛肉锅贴,“作为吃货一枚,我觉得这里不该只有台湾小吃。”

80后丁女士是老南京,她说:“如果把老城南比做一扇大门,那么门西和门东就好比两扇门板,一左一右,开启了整个老城南的记忆。门东历史积淀相当丰富,有周处读书台、沈万三故居、蒋百万故居等。如今,那些少数留存的老街巷仍能唤起老南京对门东的记忆。”她希望,已经建成的沈万三故居、蒋百万故居和胡家花园能早日开放,而不是一直大门紧闭。

  • 来源:扬子晚报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韩静文

你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