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网络电视台!

“自焚指导书”——达赖集团的末路疯狂

2013年07月17日
近日,达赖集团在互联网上发表了一篇“自焚指导书”,公开煽动境内藏人“按计划和步骤实施自焚”。这份“自焚指导书”在策划、安排自焚这种惨无人道的行为时,态度之冷静,思虑之周密,使其在达赖集团众多喧嚣中具有特殊的“分量”,很快引起人们的密切关注。而其之所以个人名义发布,显然只是为了方便“流亡政府”躲避世人对其公开操弄自焚的指责。
该“指导书”署名拉毛杰,此人曾连任达赖集团两届伪议会“议员”,现在仍在达赖集团“教育系统”任要职。“指导书”共分四部分,第一部分是思想动员,鼓吹自焚者是“无畏的英雄,很伟大很光荣”,教唆“男女英雄们”时刻准备就义;第二部分是“自焚准备”,详细指导自焚者“时间上要选择重要日子”,“环境要选择重要的地方”,“留下书面或录音遗言”,“托一两个信得过的人帮助录像或照相非常重要”;第三部分是“自焚口号”,教唆自焚者统一呼喊“给西藏自由,达赖喇嘛返回西藏,释放政治犯”等口号,同时将这些口号制成传单抛洒,以扩大影响;第四部分是“其他和平活动”,比如“在学校和人员聚居地高呼口号”、“发表演说”、“向中央请愿”等,“从政治、经济、宗教、文化等众多方面开展活动很重要”。
无论从哪个视角解析,这份“自焚指导书”都不失为世所罕见的“奇文”!奇就奇在它无异于达赖集团操弄自焚罪行的“自供状”。伪政府头目不是口口声声要中国政府拿出“达赖集团操弄自焚”的证据吗?不是“欢迎”中国政府组团去达兰萨拉搜集证据吗?现在证据由他们自己公诸世人了。这一证据的可靠性,不仅在于它出自达赖集团要员之手,而且在于其所列各项内容都被已发生的自焚事件所印证。事实上,几乎每次自焚现场都如同“自焚指导书”所设计的,有人在现场摄像,达赖集团甚至能在事发几十分钟后就拿着照片和有关个人资料进行炒作;有人在案发现场呼喊分裂主义口号,煽动、纠集社会闲散人员阻挠政府施救行动;一些自焚者“遗言”内容同“自焚指导书”完全相同。据已经认罪服法的故意杀人犯罗让贡求交待,他根据达赖集团的要求,利用其在寺庙中的身份和影响,伙同其侄子煽动、教唆、胁迫他人自焚,事发前都记录下自焚者个人、家庭信息并拍照,事发后迅速通过手机等传给达赖集团。“自焚指导书”的目的是将自焚行为“规范化”、“系统化”,以便今后像流水线作业般进行操弄,达到达赖提出的让自焚“更有效率”的目标。
这份“自焚指导书”也是给西方某些势力一记响亮耳光。多年来这些势力出于遏制和分化中国的目的,把达赖及其集团塑造成“非暴力”抗争的典范。自焚事件发生后,他们全然不顾事实,极力为达赖集团开脱罪责,反诬是中国政府的政策导致自焚行为,甚至对中国依法审判的自焚案件犯罪分子也表示同情和“关切”,给操弄自焚者打气。此番“自焚指导书”公开承认达赖集团煽动、策划自焚的罪行和政治动机,以及下一步继续操弄自焚的计划,丝毫没有给其西方主子以颜面。
达赖集团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公开“自焚指导书”?直接原因是他们中的极端分子感到了绝望。据加拿大“星岛日报”报道,达赖曾“谆谆教导”手下:“现在我们假设决定用武力来达到我们的目的,那首先我们要有枪,还要有弹药,但谁会卖给我们呢?枪的来源有了,钱从哪来呢?就算有了钱也买好了枪,但如何运进中国呢?通过哪个国家边境运过去呢?过去CIA(美国中央情报局)帮我们空投过,但那是过去了,现在绝不会了。”达赖从自身失败中得出一个教训:通过公开武装暴力活动搞“西藏独立”行不通,不如通过“中间道路”蒙蔽世人,实现“曲线藏独”。但这一政治纲领从提出至今没有取得任何进展,连与中央接谈的通道也被他们自己堵死。时至今日,费尽心机想出的操弄自焚这一“非暴力抗争的最高形式”眼看又要完蛋,这使得一些极端分子愈发焦躁,不得不公开发布“自焚指导书”,希望这股邪火不至于毫无“成果”地熄灭。
“自焚指导书”的出台也是因为自焚事件始终没有达到达赖集团所预想的国际效应。即使是一贯支持他们的西方某些势力,也不敢冒着政治信誉和道义合法性损失的巨大风险而公开支持操弄自焚这种变相暴力恐怖的行为。2月3日“纽约时报”报道,“流亡政府”头目哀叹,“突尼斯的自焚可以成为阿拉伯之春的催化剂,为何我们被(国际社会)给予的支持不及在阿拉伯世界中看到的呢?”而“多维新闻网”评论则一针见血指出,“事实上,藏人的自焚的确很少得到国际社会的支持,很难想象国际社会如何支持这种惨无人道的事情,中国政府更没有创造条件鼓励藏人自焚,因此无从谴责。西方国家都明白这种事情发生的背景,他们不去谴责藏人行政中央已经是很给‘面子’了”。达赖集团企图以“自焚指导书”催促更多自焚事件发生,以增加乞求国际同情的本钱,这一行为适足以推动国际社会进一步认清达赖集团的凶残和疯狂,也促使某些西方势力在支持达赖集团时更加投鼠忌器。
达赖集团此时抛出“自焚指导书”,以为可以借此对中国政府进行政治讹诈,完全打错了算盘。当年靠武力对抗、武装叛乱都没有得到的“西藏独立”,岂能在今天靠骗几个可怜的人来烧就可以实现?事实上,经过事发地各级政府的努力,自焚事件在个别地方一度多发的势头已经被压制了下去,达赖集团操弄自焚的线索基本查清,一批犯罪分子已经被绳之以法,达赖集团的犯罪行为被这些地方各族群众所痛恨。这些充分说明,在对达赖集团斗争中,人心在中国政府一边,实力在中国政府一边,只要中国政府既不对达赖集团抱任何幻想,也不指望西方某些势力发善心,而是始终把局势的掌控建立在自己工作的基础上,就一定能取得反自焚斗争的最后胜利。达赖集团自以为策划一起自焚,就给中国政府添一份压力,其实正相反,每发生一起自焚,就是达赖集团欠下藏族人民一笔血债。
包括“自焚指导书”策划者在内的达赖集团一些人,不是口口声声说自焚是“和平抗议”,希望受到“突尼斯小贩”一样的关注吗?那么如同许多网民早就呼吁的,请先用这篇“指导书”指导自己一下吧!如果自己没有勇气和本事自焚,那就趁早收起这套唬人的把式。还是鲁迅先生那句话:自己活着的人没有劝别人去死的权力,假使你自己以为死是好的,那末就请你自己先去死吧。
  • 来源:中国西藏网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陶冶

你可能还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