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欢迎来到南京网络电视台!

江宁居民小区里藏着3家“无证幼儿园”

2013年09月23日

50多个孩子“蜗居”在教室里。  

近日,有居民反映,南京江宁区狮子山路王家园小区3家“无证幼儿园”隐藏在居民楼里。租下一间百来平方的套房,分为大中小班收了近50多名孩子,因为无人监管,存在安全隐患。26日,记者对此进行了探访。据一家幼儿园负责人称,目前他们还没办理相关手续,申报经营范围只是家政服务项目。当地教育部门表示,将加强管理杜绝隐患。

记者探访一百多平方里挤了50多个娃娃

“一大群孩子封闭在狭小的空间里,这么冷的天都不舍得开空调,万一有孩子生病了,其他人都可能被传染。”近日,有市民反映称,位于江宁区狮子山路王家园小区里,存在多家无登记、无资质、无证照的地下幼儿园。这些无证幼儿园藏匿在居民楼内,通常是百来平方的套房,孩子们被关在教室里,没有户外活动操场,只能偶尔由老师带出来散散步。有些幼儿园虽然聘用了有学历的老师,但专业不对口,对幼教并不在行。

接到举报后,记者前天以为孩子报名为由,对王家园小区一家名为“苹果”的幼儿园进行了暗访。记者以家长的身份进入了这间百来平方的居民房,进门就看见小小的房间里竟然“蜗居”了50多个孩子。由于连日阴雨,园方只是在地砖上简单铺设了一层地毯,让孩子活动时不至于滑倒。客厅作为孩子们的公共活动空间,平行的几间屋内,分别管理着大中小三个班级,每个房间大概几十平方左右。上课的地方,除了放着几张桌椅外,并无任何设施。孩子们坐在小长板凳上一字排开,对于那些不听话哭闹的孩子,老师们会大声训斥。一般听话的孩子,都会选择乖乖坐在墙边。

中午时分,孩子们在老师的指挥下脱下外套,直接睡在水泥地上的小床铺上,只盖着一床薄被。房间里放着一台柜机空调,但并没使用。“这么冷的天,孩子们冻生病了怎么办?”面对记者的疑惑,负责人称,这个天气根本不需要开空调。记者看到,房间里铺开床铺后,唯一留下的通道,仅仅能容下老师们侧身通过。一些个子高的孩子,只能蜷缩在小床里。

各方说法

“幼儿园”负责人:许可证办不下来,已申请家政服务许可

“你们家孩子今年多大了,我们这边有大中小三个班,每月500元,托班另外加收50元。”见记者仍有顾虑正准备离开,负责人连忙挽留,称之前她就是在当地幼儿园当老师的,现在自己独立经营幼儿园。这位负责人称,现在幼儿园许可证根本不可能批下来,目前已经向相关部门申请了家政服务项目,具体经营什么,只要上面没人查,打些“擦边球”,睁只眼闭只眼也就过去了。那孩子们中午在哪里吃饭?安全卫生许可证你们有吗?“这个有的,但现在不在我这,这个幼儿园是我和别人合伙开的,公章在我这,其他证明材料由另一个合伙人保管。”见记者想看相关材料证明,负责人连忙解释。很快,对于记者的连续发问,负责人也有些不耐烦了,怀疑记者是来调查情况的。这时,一名孩子突然哭喊着跑出教室,这位负责人连忙将孩子从门外拽回来,眉头紧皱大声呵斥道:“今天是谁负责,怎么连大门都不锁,赶紧把门关上,娃娃们出了事我们可担不起责任。”见有老师正准备上前锁门,记者借故也离开了该幼儿园。

小区居民:关了“黑”幼儿园,我们的孩子去哪上学?

记者随后走访了王家园小区的几户居民,一位叫张秀琴的老人告诉记者,他们这里是集体安置房,村里拆迁后统一搬到这里的。眼下村上年轻人都出去打工了,很多孩子在家都靠老人照顾,而老人们行动都不方便,根本照顾不了,这里的幼儿园都是熟人开的,他们也知道幼儿园里条件设施一般,但农村的孩子一般都不讲究这些。一位年轻妈妈告诉扬子晚报记者:“说心里话,谁不想上好的幼儿园呢,听说价格太贵,进去也要托关系,找熟人。很多低收入家庭,根本无力支付高额的费用,孩子上正规幼儿园,有心无力啊。”这位年轻的妈妈称,这些幼儿园虽然没有办证,但有证没证,在父母眼里不就是一张纸,一个形式吗?如果一旦取缔了这些无证幼儿园,那这么多孩子何去何从,谁来管他们,孩子们又能到哪里去入园?

教育部门:入园难确实存在,所以没有取缔,已要求整改

探访结束后,记者联系上当地教育部门,据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工作人员称,当地街道有7万多居民,镇上人口占三分之一左右,而正规有资质的公办幼儿园只有一家。对于这么多人来说,想上正规幼儿园,真的是难上加难。现在非正规幼儿园据他们了解有3家,实际情况也都了解,有些是退休幼儿园老师自己创办的,在管理上应该没多大问题。之前,上级教育部门也检查过,对此也进行了整改,可一个规范的幼儿园,消防安全、食品安全各方面要求都很高,规范手续根本不现实。在入园需求巨大而公办幼儿园供给明显不足的情况下,不妨采取灵活弹性的准入措施,将一批有条件的无证幼儿园纳入正常监管渠道。同时政府也应在用地、师资、税费等方面给予民办幼儿园优惠,在此基础上减免家长负担,才是解决“入园难”的唯一出路。

  • 来源:扬子晚报
  • 审核员:张超 吴畏
  • 责任编辑:张东昕